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地? 址:杭州市莫山南路868号
??????? 汽车西站旁
电? 话:0571-98765432
??????? 0571-98765432
联系人:杨军(经理)
手 ?机:15887654321
中国考古学
?
中国考古学
而是由话语的实践的特殊性所确定
作者:admin ?? 发布于:2019-07-16 13:26 ?? 文字:【】【】【

  c.主体的位置也同样是由它相对于对象的各种不同的范围或群体有可能占据的处境所确定

  为了说明“前概念”的含义,作者用普通语法特征的四种“理论模式”进行说明。(P65)

  总之,概念的形成规律,无论他们具有什么样的普通性,都不是被置于历史或在厚重的整体习惯中沉积由个体进行运作的结果。……前概念范围使话语的规律性和局限性显现出来,这些规律和局限性又使概念的异质性多样性成为可能,随后超出当人们这观念史时自愿针对的这些丰富多彩的主题,信仰和表象。(P68)

  “而应把它看作是在医学话语中医学不同的成分关系的建立,而在这些成分中,一部分涉及医生的结构,一部分涉及医生说话的机构和技术的场所······我们可以说,这个不同成分间关系的建立是由临床话语实现的,因为作为实践,是他在这些成分中建立一个完整关系系统;而这个系统‘实际上’没有给定,也没有被实现构成。”(P58)

  理解:在作者的论述中,概念在陈述范围内的组织包含着一连续的形式。在这些连续的形式中,有陈述系统的各种不同的排列,有陈述的从属关系的各种不同类型;组合陈述群的各种不同的修辞模式。作者以十七,十八世纪的博物学为例,阐述了这些连续的形式。十七世纪,十八世纪,十九世纪等不同时间范围内已经出现的,或者即将出现的有关博物学的概念,他们之间可能存在一种从属关系或者是一种连续性,这些一起构成了陈述的总体布局。而那些可以真正循环使用的概念在这个总体布局的分配下得以不同的使用。

  b.描述医生使用他的话语和话语可以找到其合理的起源及其应用点(它的特殊的对象及其证明手段)的机制所在地点。

  理解: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陈述的形式受关系网络影响而不断地发生变化,但我们不能把这种变化都归结为某一种综合的主体。例如医学话语的不断变化,我们不能归结于医生这个单一的主体。因为这个关系网络是由各种不同的形态所构成的,当主体在使用某一种话语的时候,这些不同的形态会依据主体所处的位置而不断地发生变化。例如医学话语这个领域已经是由不同的陈述形态所构成了,他们之间有一定的序列,而当医生在使用临床医学这个话语的时候,是由医学话语中有关临床医学的不同陈述形态组成的相对领域,这是由医生当时在使用话语的实践范围所决定的,而不是医生所能决定的。我们要做的不是去寻找适应各种情景的话语的综合,而是去探究在话语实践中,主体是一个怎么样的可调节的范围。

  理解:概念有可能存在于某个陈述范围内,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形式,而这些其他的形式与概念又有紧密的联系。在作者的阐述中,我们需要在在场范围,伴随范围和记忆领域这三个范围中寻找与该概念相关的陈述。以博物学为例,在场范围就是指与博物学紧密相关的那些陈述,可能是某一个公理,也可能是被批评的乃至被否定的话语。而伴随范围,指的是不属于博物学的范围但是又与博物学概念紧密相关的那些范围,例如宇宙学、神学,圣经学等,这些伴随范围都以某一种形式与博物学相连接,他们的陈述扩充了博物学的陈述范围,同样也使话语领域变得更加多样化。第三个范围指的是记忆领域,“记忆”不言而喻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件,在这里指的是“那些不再被接受或不再引起争议,因此不再确定某个真理的实体,有效性范围的陈述,但是这些陈述是导致演变、起源,转换、连续性和历史不连续性的关联。”即这个陈述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已经不再被人所争议,但是为什么还要再将其拿出来进行陈述呢,这是因为我们所要探求的概念与过去某一事件有密切的联系,他可能是导致陈述范围发生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往常对概念的研究就是把概念放在一个固定的概念结构中,说明概念之间的演绎与归纳等的关系。福柯指出:“与其要把这些概念重新置于潜在的演绎结构中,不如把描述它们在其中出现和流动的陈述范围的组织。”他主张我们在陈述范围内研究概念。

  “它首先使陈述成为系统的规律总体,是从属关系、秩序和连续性的必然模式总体,那些可以起概念作用的循环成分在这个总体中得到分配。”(P61)

  理解:还是以医生为例,那么这里的主体就指的是医生,“对象”在我理解,是医生在日常的医学实践所面对的种种对象,他可以是医生的病人,也可以是某一种病理特征,也可以是器官,组织或者细胞。在作者看来,医生的位置并不是固定的,它是由“对象”的不同范围和群体有可能占据的处境所确定的,换言之这些病理特征,这些器官、组织或者细胞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处境确定了医生的位置。在之前的医学中,可能是医生直接面对这些器官,组织或者细胞,但是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出现了外科技术,尸体解剖等一系列的新形式,这些新形式的出现让医生的位置重新发生了改变。

  理解:我们把话语比作一个场域,概念则出现在这个场域中,概念在场域中有自己的形成规律,有自己的关系网络,他们不是起源于某个神秘的历史,也没有什么理想型的概念解读,只是在话语的规律性中去描述概念的网络。话语相当于一种实践,各种概念,各种陈述都要在话语这个总体的实践中去进行。由于概念的序列具有不确定性,因此概念序列中的稍加转换,可能就会形成不同的概念序列。福柯称这种概念序列的转换为概念的游戏。而之前提到的“前概念”是所有概念中最浅层的概念,最表层的概念,“前概念”之间的相互作用形成的规律总体,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要研究的概念。

  小结:这一节主要围绕陈述方式的形成展开,首先确定了陈述的主体,其次阐明了要找到话语的起源和应用的地点,最后着重强调了主体的位置是随着它所处的对象的范围和群体所占的处境所决定。我的一个总的收获就是,话语的所属权并不在某一个固定的群体当中,它是不断变化的,受他所处的关系网络的变化而变化。而话语中不同序列的陈述关系的重新组合,又可以形成一种新的陈述方式。

  理解:医生的话语主体是受关系网络影响的。医学对象的不断发展,使得医学环境不断地在发生变化,在这些变化中起关键作用的不是医生这个话语主体,而是整个的这个关系网络。在这个关系网络中,不断地有新成分出现,也有旧成分退出,处于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中,而医生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只是众多结构中的一部分。例如临床医学这个话语,并不能说是新创造出来的,因为它的每一个组成部分在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只是临床医学将不同成分之间的关系重新构建,因此出现了临床医学。作者主要想告诉我们:不可能是单一的主体掌握着某一种话语主权,某一种话语陈述方式的形成或者更新必定是成分关系网络的不断变化与组合。

  理解:在上一点我们找到了话语的主体,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描述这些使用的话语并且找到其从哪里来?应用到哪里?在作者的叙述中,在十九世纪前,这个地点可以是医院、私人诊所、化验室、图书馆或者资料库,在这些地点中有关医学的话语最终都可以传达给医生,但是十九世纪以后,这些场所逐渐发生了变化,医院逐渐成为了疾病出现的地方,它与物理学、化学或者生物学同样的试验规范的话语场所而同实验室归为一体了。在我理解,这是因为社会分工在不断地进行变化,生物科学,信息技术的进步让医学的位置及其功能都进行了新的融合与扩展,医院作为医学话语最重要的地点之一,因此承担了更多的医学责任。

  作者在这里举例主要是为了说明话语的主体并不是一旦确定了就不再改变的,而是随着周围一些因素的改变而不断地进行调整。

  19世纪的医生的话语中,可以发现质的描述,自传叙事,测定,解释等陈述形式,现在要研究的就是这些陈述形式之间的联系以及他们的特殊性,力求找到这些不同陈述过程的规律和它们的来源。

  理解:不同的陈述是由不同的程序所构成的,而作者给我们举例说明了怎么样来陈述和如何去陈述。这些手段可以是重写的技术,陈述的记录方法,可以是用于重新界限,也可以是用来把某一应用范围的陈述类型转让给另一陈述类型的方法等等。之所以要确定合理用于陈述的涉入类型,不同的话语形成可能需要不同的陈述类型,而我们必须明白什么样的程序适合于什么样的话语,这个是我们分析的前提。

  “其实,我们只是在话语本身的层次上提出问题,话语不再是外部的表现,而是概念出现的地点;我们没有把话语的常数同概念的理想结构联系起来,但是我们在话语内在的规律性的基础上描述概念的网络……这样,没有必要求助于无限倒退的起源和无穷的范围的主题:在话语实践中,规律总体性的结构,尽管构成事件不比确定一种表达或发现容易,却可以在历史成分中得到确定。”(P67)

  理解:概念的形成不是在历史中逐渐沉积而形成的,也不是由某一个体进行运作的结果,概念是产生于话语实践中的。而概念之间不断转化,也就是概念游戏让话语的实践变得具有异质性与丰富性。作者所提到的“前概念”作为概念的最表层,作为在话语实践中存在的事件,让话语的实践变得有规律性同时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当然,在“前概念”的解读中,我并没有很深入地理解福柯所阐述的概念,这可能会在之后的阅读中逐渐明晰。

  “如果这些领域是由一个关系序列连接起来,建立这个关系序列不是由与自身同一、对任何言语都是保持沉默和在先的意识的综合活动所确定,而是由话语的实践的特殊性所确定。因此,我们拒绝在话语中看到某种表达的现象——对某个在别处完成的综合文字翻译。而我们在话语中所要寻找的是适应各种主观性位置的调节范围。”(P59)

  理解:每一种陈述方式都有其特殊的陈述主体,这个主体拥有一定的陈述权力,这是社会分工一种结果,也是法律,社会团体等赋予其的权力,在时代的不断发展中,这些主体渐渐成为了这些话语的掌握者。作者以医生为例,医生所使用医学的话语正是医生这个身份所特有的。当然,医生作为医学话语的主体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他是与周围的群体,其他的系统密切相关的,医生有自己的独立性,同时又与其他机构相关联。

  而之后作者讲到,“上述我们要分析的成分是各不相同的……就是这些不同的成分用以相互关联的方法……正是这个关系网络构成概念形成的序列。对这种序列的描述不可能等同于对概念本身直接和近似的描述,这并不是把概念变成完整的记录,建立它们可能共有的特征……我们试图确定陈述根据什么模式可以在某一话语类型中相互联系……”(P64)

  “它还包含着一个与其他一些个体或者群体的区分和关联的系统(分享权限、等级的归属、功能补充、信息的要求、传播和交换),这些个体或者群体也有自己的区分和关联的身份(政治权力和它的代表们、法律权力、各自不同的专门机构、宗教团体,需要的话还有牧师)”。(P54)

  理解:之前作者用组织中包含的连续形式,陈述范围的共存形式以及应用于陈述的涉入程序三个方面讲述了概念在陈述范围内的组织,但是这三个方面所要分析的都是各不相同的,我们不能把它们当做是并列或者递进的关系,他们彼此之间相互关联形成的关系网络共同构成了概念形成的序列。但是我们又不能把这个由不同分析层次组成的概念序列的研究当做对概念本身的研究,这样做是不对的。序列只是描述了概念这个体系中怎么组织,怎么分配,但是这个和研究概念本身是完全不同的意义。如果我们试图去研究概念的序列,他们是怎么形成的,是怎样分类的,最后测量它们的内部一致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所测量的便不再是概念本身。之后作者将话题转述到了陈述。我们要试图确定陈述是由什么样的模式可以在某一话语中相互联系的;要确定其中的循环成分是如何出现,分解以及重新组合的。而我们要明确这些模式的原因正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概念。概念在不同的文本中出现,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得以扩散,我们不去研究概念的内部形成规律,而是在扩散的空间里对概念的演绎,派生等方面进行研究。这样的研究是基于前概念的层次上的。

  因此我们在考察陈述范围时,不能只局限于某个单一的领域,在场范围、伴随范围、记忆领域等范围同样也是我们进行考察的重要因素。

  小结:为了描述概念的形成,我们需要把概念放入陈述范围中进行理解,而概念在陈述范围内的组织又牵扯到不同的成分分析,这些不同的成分之间互相联系,共同构成了概念的序列。但我们必须明白的是,“前概念”是概念序列分析的基础,而概念是在话语实践中进行的,前概念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话语,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让话语变得更加具有多样性。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