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地? 址:杭州市莫山南路868号
??????? 汽车西站旁
电? 话:0571-98765432
??????? 0571-98765432
联系人:杨军(经理)
手 ?机:15887654321
金石学
?
金石学
近代贵胄者有溥心畬(溥儒
作者:admin ?? 发布于:2019-07-12 18:20 ?? 文字:【】【】【

  5,淸未光绪初,在京各衙门派员恭送玉牒至盛京,盛伯羲、王文敏、端忠愍皆在其列。一夕,宿某站,盛与文敏纵谈碑版,忠愍询之。文敏曰:“尔知挟(拥)优(伶)喝酒耳,何足语此?”遭辱后忠愍拍案曰:“三年后再见”。归,遂访琉璃厂肆之精于碑版者,得李云从,购宋明拓本及碑碣,相与旦夕会商。不三年,果负精鉴之名矣。端忠愍藏碑拓有大成者举而要之如下:

  今之全球化时代,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书法之道必需恢复弘扬之,必需走向世界荣耀之!

  光绪庚子兵燹,曾为八国联军损坏二石,其余均尚完整。高宗命刻兰亭八柱帖,《兰亭八柱帖》为乾隆时内府石刻。八柱之义,以所藏虞世南、褚遂良、冯函素摹兰亭序,柳公权书兰亭诗,董其昌临柳本,并戏鸿堂原刻柳本,及高宗御临柳本,并于敏中补成旧刻柳本,厘为八卷,刻石,故题曰《兰亭八柱帖》。高宗批陈氏传家帖,海宁玉烟堂及渤海藏真等帖十余种,皆陈某所刻。明代董其昌未遇时,馆藏陈家已久,故所得墨迹最多。所书《法华经》小楷帖,尤精绝。文敏贵后,尝以钟绍京《灵飞经》真迹质(押)金八百,已而赎还,既复以质,则不再赎矣。帖后附文敏质帖赎帖书二通。乾隆乙酉,高宗驻跸安澜园,曾以进呈,奉御批,有永为陈氏传家之宝等字。不知此帖何时落于浙江嘉善谢氏,后归常熟翁(同龢)氏。文敏当日见质时,抽去十二行一页,不审此页亦归翁氏否?咸丰庚辛之乱,碑石为“粤寇”(承平天堂)取以筑城。乱平后搜讨,仅有存者,后合诸帖为一帧,改名《烟海余珍》焉。

  《潜研堂金石文》跋尾,《金博州庙学记(大定二十一年,公元1181年)》,东昌人谓之三绝碑。三绝者,王去非撰文,王庭筠书写,党怀英篆额也”。

  法帖之久,无如《淳化阁帖》。嘉庆朝,无人干预干与祖帖。惟大内所藏,乃当日赐毕士安者,篇帙完美,墨沈如新,成亲王曾见之。昔时高宗乾隆爱惜如宝,特建《淳化阁》以藏之。又命于(文襄公)敏中摹刻上石,颁赐诸王公卿,虽不及原帖之善,而亦独树一帜。长沙徐寿蘅尚书(树铭)督学浙江时,以三令媛购宋拓《淳化阁帖》,上有李文贞公、吴谷人、翁覃溪、何子贞题跋。帖凡十套,每套皆有覃溪题跋。《三希堂》法帖,乃高宗将内府秘藏法书真迹,命其时儒臣详慎核定,择其尤(优)者,摹勒以行。三希云者,以真迹中王右军《快雪》、王大令《中秋》、王元琳《伯远》三帖尤为千古妙迹,高宗珍之,因以名其所居之室为《三希堂》。书法始自魏晋,而盛于唐宋。此帖自钟繇以迄,唐代之颜(正卿)、柳(公权)、歐(阳询)、褚(遂良)之书法名家,宋代之苏(轼)、黄(庭坚)、米(芇,石痴)、蔡(襄),元之赵(孟頫),明之董(其昌),凡诸大名家之真迹,莫不具备。惟自乾嘉时拓印后,藏以宫禁之地,向不准人捶募。

  8,《泰阴碑》:《潜研堂金石文》跋尾,“登泰山谢天书述二圣功徳铭,宋大中祥符元年上石。在泰安府城南门外,北向。明巡按吴昊从宪篆刻其阴,曰《泰阴碑》,俗谓之阴字碑。王兰泉曰,“北向属泰山之阴”(此说不实),故题泰阴碑三字。耳食之言,遂谓之阴字碑矣”。

  1,晚清的叶鞠裳对此有广深之研究成绩。叶鞠裳藏碑拓八千余通,自尝曰:幼长洼衡,咫闻荒陋,见世之号能书者,其临池(摹仿)棐几(辅助),惟有晋唐法帖及醴泉皇甫圣教诸碑罢了。尝闻姚凤生明经之言(经验之谈)曰:“碑版至唐中叶当前,可等诸自桧(不足以道)。其诏(拿给)学僮,未尝以石刻,但以自书大小字贻之,为书觚之法程。比稍长,与王嵩隐、管操养处置碑版之学,又习闻缪筱珊、魏稼孙之绪言(教)。每得恍惚之拓本,辄龈龈然辨(小心求征)其跟肘。虽学徒,亦腹诽而嘲弄(冷笑)之。洎通籍(为至灵通),居京师。与王文敏、陆蔚庭、梁杭叔、沈子培游,上下其谈论,益浩然无望洋之叹。访求逾二十年,藏碑拓至八千余通。旦夕摩挲,不自知其耄(已始知老)也。如斯人等近代与现代该当是有其传人,但能步人此学术奥堂者生怕将快绝迹!杭州已故而可与潘天寿同偕的书画金石大师余任天先生,据友曾对余说道,他家之藏品中,就有一蔴袋已拾掇分置于档案的碑本(俗称“黑山君“,高贵得足以吃人之喻),至今不知所向。

  4,《鸳鸷碑》:顾亭林《金石文字记》,“泰山之东南麓王母池,有唐之岱岳观,土着土偶称为老君堂。其前有碑二,高八尺许。上施石盖,合而束之。其字每面作四五层,每层鎸文一首,或首,皆唐时建醮造象之记。”《金石萃编》云“此碑今俗称鸳鸯碑。二石合为一,两面两侧,共刻三十二段。”

  《旧拓魏嵩高灵庙碑》,金石著录不载嵩高灵庙碑文,《寰宇访碑录》有其目。旧拓稀有,王文敏出廉价得之,以配华山灵庙碑。后归赵声伯;《宋拓唐雁塔圣教序》,两治字皆缺笔,远过明拓本,有郭兰石题志;《明拓唐伊阙佛龛碑》,跋云:“此在辛丑三字本,决为明初拓本。传播于世者仅二本,惟王孝禹另有一本也;《宋拓云麾碑》,为云间何氏清森阁故物,已经汪心农珍藏。有王梦楼两跋,较端忠愍所藏本,无描绘之迹。端本而论之“论”字石已泐,字字漫漶。此本则风骨尖利,姿势佻俊,跃然波磔间。有王弇州、翁覃溪两跋,吴挚甫题签,定为宋拓无疑。赵声伯以廉价得之;

  5,《碧落碑》:汪由敦《松泉文集》董逌广川书跋云:“段成式谓碑有碧落字,故名。”李肇谓碑在碧落观,然考之国史补,则肇正谓碑有碧落字耳。李汉又谓碑终究碧落字,董逌驳其非,今以篆文验之,仅有栖真碧落一语,既非全文竣事,亦非文中要语。考前人诗文笔迹,举一行首标目者有之,无以末字者。欧阳公《集古录》,谓龙兴宫有碧落尊象,篆文刻其背。宋之潜溪亦云:“韩王元嘉子训等为其妣房氏造碧落天尊于龙兴宫。”考其记,知为碧落观。今以篆文验之,但云立大道天尊建侍真象,无所谓碧落天尊。疑广川所云碑在碧落观,而龙兴旧为碧落者。为得其实,此碧落之所由名也。此碑当如潜研所题李训等大道天尊象记为正,而碧落碑,其后起之名也。

  胶州(法容叔)徵君伟堂精赏鉴,尤好碑拓。曾校阮氏《山左(东)金石志》,勘误其舛误者,无虑数百事。复就《金石志》及孙赵二家《寰宇访碑录》之关于山左者,撮录其碑目而订正之。凡所访知者,如就济南府而言,则有北魏十一、隋二十二、唐四十、后梁一、后唐一、后周二、宋一百三十一、金三十九、元一百五十一;东昌府则有唐三、金二、元二十二;泰安府则有秦一、汉五、晋一、北魏二、北齐五、隋三、唐十二、后梁六、后唐二、后晋七、后周一、宋一百二十六、金二十、元六十一;武定府则有金一、元十五;临清州则有北魏一、宋一;兖州府则有汉二十六、魏一、北魏三、北齐八、北周六、隋六、唐三十二、后唐三,后汉一、后周一、宋四十三、金二十七、元一百二十七;沂州府则有汉二、晋一、北齐十四、隋五、唐二、宋六、金二、元八;曹州府则有汉北齐二、唐一、后周一、宋二十、金五、元四十一;济宁州则有汉三十三、魏二、北齐二、隋六唐二十四、后周一、宋二十、金二十六、元四十;登州府则有北魏一、隋二、后唐一、宋三、金四、元二十;莱州府则晋一、北魏十一、北齐四、北周一、唐五、后晋一、宋十一、金九、元四十二;青州府则有秦一、汉一、北魏六、北齐十二、隋二十六、唐三十七、后唐一、后晋二、后周一、宋六十一、金十七、元九十二;胶州则有金一、元十三。

  6,《追魂碑》:《处州(丽水)府志》,“松阳叶法善以道术遭遇玄宗,时李邕为处州刺史,以词章(盛)名于世。书法善求李邕,与其祖有道先生国重(国度大事)作碑文。作成,请并书,弗许(找不到合适的人)。一夕梦法善请曰:“向辱雄文光贲泉壤,敢再求书”。邕喜而为书。未竟,钟鸣梦觉,至丁字下数点而止,法善刻毕,持墨本往谢。邕曰:“始认为梦,乃真(成真)邪”。世传此碑为追魂碑。《金石萃编》书谱引法帖神品目云:“追魂碑,李邕书。在松阳永宁观”。

  碑有非华文而用契丹、西夏、女真、蒙古、维吾尔、唐古忒(西藏)文者。叶鞠裳尝论之曰:历代国书,有契丹、西夏、女真、蒙古,又有维吾尔、唐古忒(西藏)。番禺凌誉钊(蠡勺编)述,《寄傲轩三笔之言》曰:辽太祖用汉人,增损隶书之半,凡三千余言,为契丹字,西夏蕃书,元昊便宜,命野利仁荣演释,分十二卷。形势方整,类八分。女真有小字大字二种,大字古绅制,小字未详谁作。元蒙古新字仅千余,世祖命西僧八思巴制,大体以谐声为宗。

  当今中国保守文化之光大,碑本的研究必需从式微中走出!由于它是中汉文史之一个至深至贵的宝库。千百年来,为各帝王文豪及文假名人所青睐。书法各门户之发生,天然与碑本有间接的干系,碑本之高贵源于全国读书人豪夺之故。

  《汉碑拓》,钱塘黄小松司马易藏汉碑拓五种:一幽州刺史朱龟碑、一成阳灵台碑、一凉州刺史魏君碑、一小黄门谯君碑、一庐江太守范君碑。每种后皆有翁覃溪之五六跋,又各有孙渊如、阮文达、黄小松等多跋。后归端忠愍;《汉石经残字》汉石经传世仅三本:一为砚山斋孙氏本、一为小蓬莱阁黄氏本、一为阮文达文选楼本。皆瑰宝也。阮氏本后归端忠最后所拓之礼器碑,古字庙字孔字于字,皆未剥落,二興字亦清晰。又碑阴一册,王文敏核定为宋拓本。均端忠愍所藏;《旧拓汉鲁相乙瑛碑》不只蜀郡字二尚存,即字口波碟间,均锋铩如新,诚与近拓本之漫漶者,有天渊之别;《宋拓汉鲁峻碑》,此碑及碑阴,甚古朴。天然天趣,吐露行间。开草篆之门,为草隶之祖,即翁覃溪所谓兼行草之势者。端忠愍藏之;《明拓汉秦峄山碑》,秦峄山碑,唐时已不见真迹,长安祖本亦不数觏。其所藏拓本气质浑重,犹有三代遗意。上蔡真迹见此一斑,有庄眉叔跋。《宋拓汉泰山秦篆鲁孝王石刻》,秦篆二十九字南宋精拓本,有彭绍升、吴让之、何子员跋。石刻为二百兰亭斋旧物。二本后归端忠愍;《宋拓晋定武兰亭帖》,有王虚舟伊墨,卿公宋葆淳题志,称为海内寡双之品,并附右军《丙舍帖》一页于后。端忠愍藏;《精拓晋瘗鹤铭》,所藏瘗鹤铭两种:第一种,凡八十一字,裱为卷。前有王梦楼写诗八首。题首“华阳余韵”四大字,复有张叔未题志四段,后复有梦楼长题千余字。第二种为一立轴,为纪也华阳真逸等字。此石早堕江中,旧拓本皆无之。有翁覃溪题三段,阮文达、孙星衍、马履泰、梁章鉅等题志;唐昭陵诸碑,以宋拓《唐姜柔远碑》与《崔敬礼碑》为罕见,且此碑石久佚,跋志极多。端忠愍藏;《埃及碑像》,达数十石,多象形字,若禽鱼亭台云物之属。又有古埃及王与后像,王像长躯巨目隆準,轩昂而沈鸷;后亦隆準,短小而权奇(王像高华尺一尺二寸五分,后像高八寸三分,皆半身像,阳文)。忠愍题云盖五千年外物。此实忠于光绪乙已调查宪政至欧而得之也。(注:此乃稀有的神品!)

  吴中某氏藏有《要离墓碣》。端忠愍抚苏时,乃以二百金购得之,视如拱璧。遇金石家,辄示之,曰:“吾至苏后,搜罗尽矣。惟此尚差强人意耳。”;《汉华山华山庙碑拓》源于,华山庙碑石久佚,传播天壤者仅三册:一曰长垣本、一曰华阴本、一曰四明本。载在典籍,盛名煊赫。朱竹垞跋云:“观者惊心动魂非虚语也。”端忠愍积年搜讨,乃得全归箧衍;

  中有景教碑,碑额上绘十字架具,下大书《大秦景教风行中国碑》九字,分三行书。碑文乃大秦寺僧景净所撰,吕秀岩楷书,唐德宗建中二年刻石。其文目曰大秦景教风行中国碑颂,较唐文多一颂字。碑文凡二十八行,每行六十二字。凡遇我三一皆空二格,三一则空格,唐诸帝庙号皆空二格,我建中皇帝“我”字亦空二格,单言帝则空一格。观其人己并尊平等之旨,略可见已。全文并颂词,综叶一千六百九十七字。今日之西安碑林名满国中,保留甚佳。惜能体味个中真义者,尚待后人乎?

  1,《竹叶碑》:汉代残碑阴(隐)也。牛空山《金石图》云:“曲阜颜乐清懋伦得之,藏其家。碑两面隐约有竹叶纹,或曰之竹叶碑”云。《金石萃编》云此碑阳,今皆为竹叶文所掩,无一字可辨。陈以纲君定为《鲁国长官德政碑》,其论最核。

  2,清代高宗皇帝乾隆爷在碑本方面亦是竭尽全力地传承后世。他命刻《宋拓淳化阁帖》、《三希堂法帖》、《兰亭八柱帖》,批《陈氏传家帖》。(海宁陈氏为海内第一望族,有“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之誉。)

  碑拓乃是灿烂之国宝,其文化涵义于中国保守文化来说,是古文字考古备案中,与锺鼎文、秦汉瓦铛同列为“宝兄弟”。凡是保守的学者莫不予以探究,也是一个权衡学者学问的标尺,是对认识中国古代文化必需具备的功力。故而,碑本为文人骚人宝之,当然也是国之文化瑰宝。佔而藏之,学而究之,成为“高峻上”学者的保守。碑拓如古鼎青铜器虽然年代有差距,但其文字可谌称“信史”即谓:“补史之阙(缺),详史之略,参(考)史之错,续史之无”。碑上文字以纸着墨拓之者谓“拓本”,以“拓本”为范而印刷者谓“帖”,以“帖”为范摹仿之书法又谓“法帖”。以上拓、帖、法书亦依碑之所存矣。所謂碑者包含碑碣、摩崖石刻四種而言。古者方曰碑,圓曰碣,就山石而刻曰摩崖,其它则曰石刻。古代立碑之举,发源于“识日影、引阴阳”以计时日或皇帝祭祀牺牲之礼节之雏型。汉当前有镌(刻)文于石,立于宫庭庙堂陵墓之地,内容多为臣子追谥君父之好事,故亦含有不少史植。而拓碑其文以作备考者,则自南唐李后主(李煜)始。李后主年号为昇元,而昇元所拓者为碑拓之开山祖师。 及宋太宗又命翰林侍书王著重刻昇元帖,并选三馆书。及汉代张芝、崔瑗、魏繇,晋代王羲之、献之、庾亮、蕭子雲,唐太宗明皇,及顏真卿、歐陽询、柳公權、懷素、懷仁等墨迹藏之淳化者,均行增入摹刻,禁中釐为十卷,名为《淳化秘閣法帖》,秘閣者太宗所建选三馆之书,置之此中,猶现在日之圖书馆也。帖成之后,藏于此中,故名秘阁法帖。此次摹勒采集齐全刻印精巧。

  8,虽然说,书画同源。但凡书法功夫尚未娴熟于心,是何如于作画者矣。由于,我 国对于书法从來极为注重,三代以前列为六艺之一。汉时学童在十七岁之前,必需 受国度信法之考試,必需书法合格,尔后始得前进,当前各代对书法之若何检阅,以今日各代所存之碑本便可知之。汗青上,假如国度不注重,能发生那样多之出名书法家?书法非只为使用之艺术,乃是实修身养性之妙方也。前人书法之成绩业已登峰造极。我们今日学书法,自以前人碑本为专一之样本,故以前读书人士医生对于中国出名之碑本无不洞悉原委,明辨真赝。若士人不知碑本,而不明碑本即有如农夫不辨菽粟,工匠不识绳墨,故书法之习,並非无关紧要之事!自从西学东渐,国人崇敬欧美之心理太甚,认为凡中国之所有皆可弃之,凡欧美之所有皆可学之。因而,被国人历代来视为瑰宝之碑本,竟至于无人理会,视同粪土、数典忘祖!真是可叹惜哉。中国保守文化之中,尤以研究中国书法为最大之成功之一!

  6,赵声伯,名世骏,自号山木庵仆人。其辨别碑本,至为精当,海内赏鉴家颇推重之。盖以声伯所藏之唐麓山寺碑、麾碑、李思训碑数拓,初为他人所不经意者,及经声伯核定,赏鉴家乃知其所藏实为海内第一之品。赵声伯藏碑拓略述:《魏孝昌石窟碑拓》,魏孝昌石窟碑,凿字、撰书、刻字人姓名悉具,为其时绝自矜重之作。以金石家多不措意,传播绝少。字画之存,皆如新镌;《初拓魏王基断碑》,魏王基断碑为初出土时拓,通体无少剥泐,描绘如新。与新拓损字及百字口漫漶者,已不成同日而语;

  纵观所览,让学人们都能清醒地思虑,历代碑本在中国保守文化中的坚忍之鼎位以及昂扬之价值!

  主旨:为中汉文化繁荣,提高人文本质;共尝共鉴,互学互享;为公共指导文化消费,供给文化大歺,使文物古玩活出出色来。

  《初拓魏刁惠公墓志》,端楷古秀,去晋未远,气概犹存。由晋开唐,为魏碑中希世之宝。刘铁云藏;《宋拓晋唐小楷》,宋拓晋唐小楷十一种,均有翁覃溪、张叔未题志,称为世间最希有之鸿宝,远过临川李氏所印之越州石氏本。唐安旧藏,后归刘铁云;《宋拓晋河南本十七帖》,吴平斋旧藏。屡次题志,叹赏不已。后归刘铁云;《隋元公姬夫人墓志铭》,嘉庆初出土。“粵寇”乱后,石即碎毁,旧拓传世无多。刘铁云所藏者至精;《宋拓唐圣教序》,为海内第一本。后有董文敏、王文安两跋。王文敏得此后,经潘文勤、盛伯羲、吴清卿、王孝禹精鉴,咸推为海内第一。后归刘铁云。铁云乃题其后云:“凡得北宋拓,皆自诩为第一,如梁茝林、崇雨铃是也。然为海内公认为第一本者,为商城周文清公所藏一本耳,梁、崇诸本不如远甚”如此,且有董文敏、铁冶亭、郭尚先、何子贞等题志;《宋拓唐皇甫君碑》,为王文敏所藏,不竭本也。碑于明中叶断为二,损四十余字。此本用蜡墨,乃宋人法。世人传不竭本留世间者仅二册,此其一也。后归刘铁云;《宋拓唐道因法师碑》,真《宋拓道因法师碑》,乃欧阳通所书。通为率更子,世称小欧阳,安家立业。书法稍变,兼隶分体,点画怯瘦,布局精严。有郑板桥题志,定为真宋拓本。王文敏旧藏,后归刘铁云;《宋拓唐麓山寺碑》,为北海所书各碑之冠。云麾易得,岳麓难求,非虚语也。王文敏藏,后归刘铁云;《宋拓淳熙阁续法帖》,为宋孝宗南渡后,续得晋唐遗址上石。孝宗精赏鉴,故品在阁帖上第一卷,乃为全国钟(繇)书祖本。右军《洛神赋》亦世所未有。碑石至理宗时,毁于火,虽不全,实亦珍若球图。有吴让之、张叔未题志。后归刘铁云。

  3,毕秋帆(毕沅1730-1797)立碑林:西安圣庙碑林,乃乾隆时毕秋帆为陕抚时,汇集汉唐诸碑碣,汇立于此,故曰碑林。

  《皇甫君碑》,世所通行者为三监本。再上则为线断本,实则未断以前所拓,称为真宋拓本。有断八行者,有断五行者。断五行者海内专一本,赵声伯藏;《宋拓唐孔冲远碑》,其唐代国子祭酒曲阜《孔冲远碑》,恍惚之字,无缺如新,字日未蒙,笔法具在,诚为宋拓精本。庙堂没后,得永兴笔法者,独此耳。谢安山等人题志。此乃赵声伯藏。

  ,东海庙残碑,为江南汉碑之冠,石已久佚。有梁章钜、张奴未、何子贞、徐渭仁、杨龙石、魏默深、吴让之二十余题志,推崇备至。为刘铁云所藏。铁云好古,其藏甚富。侨居山阳,其庋藏处曰陈陈相因斋;《汉曹全碑拓》,于明万历时出土,不久即断。未断本,海内稀有。刘铁云藏有悉字未泐本;

  3,《鱼子碑》:隋栖岩道场舍利塔碑,石质斑驳,细点坟起。底面如颗颗丹砂,又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虽精拓,不克不及泯其迹(拓碑结果欠安)。世谓之鱼子碑。

  近代贵胄者有溥心畬(溥儒,大书画家)藏稀世碑本国宝:怀素《苦笋帖》、颜鲁公《告身帖》、温日观《蒲桃帖》、陆板《平复帖》等。

  2,《三绝碑》:《汉隶字源受禅表》,“魏黄初年立,在昌府临颕县魏文帝庙。刘禹锡嘉话,王朗文梁鹄书,锺镌字谓之三绝。”

  10,数名于一《碑》,亦多有所生:陇坂(甘肃),关外皆言敦煌学宫有《索靖碑》。及拓而释之,一面为《索公碑》,一面为《杨公碑》,是唐中叶后刻。索公,为特靖之后人。李翕(东汉甘肃静宁人)题《西狭颂》在成县,此碑后面为五瑞图,反面有甘露(丞相)黃龙字。本地为官者,书以馈遗,即题为《黄龙碑》。若问以西狭颂五瑞图,亦不知也。

  9,《囤碑》:据《云麓漫钞》“吴禅国山碑,本地人称为《囤碑》,以石圆八出如米廪(箩筐)”如此。吴骞国《山碑考》曰:“碑形微圜而椭。”又云:“碑首上锐而微洼,石色绀碧”。按上所录碑名,循名核实,各以义意,乃是名符其实也。

  按俞理初伕路瑟叱书,论契丹亦有大小字,与凌说分歧。又云:元昊本佉路而造维吾尔字,蒙古初用维吾尔字,谓之卫兀(即维吾尔)。据此,则西夏书与畏兀为一种,未知孰是。今以历代国书碑证之,契丹书起码。潘文勤师曾得一双钩本,笔画繁重,如以华文两三字合成一字。曾故人亦向拓得一通,无人能读者。西夏书,惟武威有《感通塔碑》,天祐民安(西夏崇宗李乾顺年号)五年(1094)立。碑阴释文,则张政思书也。张掖有乾祐六年黑河建桥祭神敕,女真书有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天会十二年(北汉刘钧年号,公元968年)刻于乾陵。无字碑、祥符有《宴台国书碑》、元时《圣旨碑》,大都上层刻蒙古文,基层汉字,其书蟠屈如缪篆,因方为圭,锋棱峭劲。元代至元三十一年,崇奉孔子诏。大德十一年,加封孔子,颁行全国,通立碑于学宫,今虽为弹丸小邑,另有元时《圣旨碑》一二通。仕宦题衔,有蒙古字。传授学录等官,皆由汉报酬之。新乐县一通,蒙古文,后题教谕周之纲译,可见其时汉人多能通国书。唐古忒(西藏),当即今之托忒书,亦日托特,与梵书同流异源。本不不异,久之,遂合为一。乾隆四十六年,设托特学,其字由托忒译蒙古,由蒙古译清书,则当与蒙古文为近,今惟有吐蕃(古西藏)会盟碑一石。维吾尔省文,亦曰畏兀,亦曰卫兀,即回鹘(回族)之转音也。其字无单行之碑,惟祥符大相国寺有至元三年《圣旨碑》,以蒙古、畏兀、汉字三体书之。居庸关佛经,蒙古、畏兀、女真、梵、汉五体,今尚在关沟,一字未损。顾亭林《昌平山川记》载之。

  7,《无字碑》:据《金石萃编》载,“乾陵,唐高宗陵也,在乾州东。至太宗昭陵六十里,有于闻国所进无字碑,高三十余尺。螭首龟趺,岿然。表里无一字。今落款有十三段,崇宁政和、宣和年者九,金正大元年一,兴定五年二,丁亥清明日一”。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