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地? 址:杭州市莫山南路868号
??????? 汽车西站旁
电? 话:0571-98765432
??????? 0571-98765432
联系人:杨军(经理)
手 ?机:15887654321
甲骨学
?
甲骨学
希望周人也这样对待殷人
作者:admin ?? 发布于:2019-07-13 16:30 ?? 文字:【】【】【

  分康叔以亨衢少帛,綪茷、旃旌、大吕,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蔡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取于相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蒐。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康诰而封于殷虚。

  但商周两族的关系,并不老是一天到晚杀气腾腾的,今天杀这个,明天杀阿谁。周人对殷人讲话,一方面是威吓,不听话就要杀头,一方面却又很客套,自称“我小国”,称殷为“天邑商”。说本人小国,怎敢取殷,是天命来取殷的。

  分唐叔以亨衢,密须之鼓,阙巩沽洗,怀姓九宗,职官五正。命以唐诰而封于夏虚。啓以夏政,疆以戎索。”

  从《多士》、《多方》这两篇书里,起首看到的是商周两族【23】的关系是不服等的。一家是降服者,一家是被降服者。若是殷人不合错误劲周人的看待要进行抵挡,周人就随时能够把抵挡者杀死。

  分鲁公以亨衢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使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类醜,以法例周公,用即命于周,是使之职事于鲁,以昭周公之明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备物策典,讼事彝器。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皞之虚。【25】

  总之,周灭商后商周两族的关系是不服等的,但决不是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商族被降服了,但他们的氏族部落组织还保留下来。商族的贵族仍连结他们的氏族贵族成分,他们还能够被简选到周王庭去作百僚或大僚。他们族内的事,仍由本人去办理,周人不加干与。通过降服,商周两族所成立的国度,有点像晚期希腊和罗马的国度,都是晚期国度,正由氏族部落向国度过渡。【31】

  迁到成周去的殷人似乎还服兵役,作战土。成周驻军中有殷八师,这可能是由殷人构成的。当然,这些由殷人构成的八师,不是殷人独立的戎行,而是纳入周军的戎行,但它申明殷人服兵役。许倬云传授对此曾引证金文考古材料作过精辟阐述。许传授认为:驻屯在成周的殷八师,常常担任镇抚东南的战役使命。例如小臣[讠速]簋:“[虘又]东夷大反,白懋父以殷八师征东夷。”禹鼎:“亦唯噩侯●方,率南淮夷东夷,广伐南国东国。至于历寒,王□命西六师殷八师曰□伐噩候●方,勿遗寿钧,■师弥[宀尗]匌▲弗克伐噩。”其中西六师【24】可能是周王的部队,殷师既大白冠以殷号,殆为殷人的部队。舀壶有“作冢嗣土于成周八师”之语,而小克鼎有“舍命于成周矞正八师之年”的记录。舀壶为懿孝之器,小克鼎更是晚到厉王时。八师而有成周之称,当指在成周的本来的殷八师。成周的殷遗多士似乎有必然的兵役权利,师旂鼎记录了这么一件规避出征使命的事:“唯三月丁卯,师旂众仆不从王征于方,▓吏[氏十]友弘,以告于白懋父在[艹乃廾],白懋父廼罚得[罒幺幺]古三百寽,今弗克[氏十]罚,懋父命曰羲[采夂]:[虘又]氏不从[氏十]右征,今毋[采夂]其又内于师旂,弘以告中史乘,旂对厥于尊彝。”白懋父是成王时上将,曾任北征统帅,师旂大约是征于方时白懋父手下的将领。这些“众仆”该当附属“右”队,师旂可能便是右队的主将,“众仆”没有出征,因而该受罚交罚金给师旂。分析言之,成周成立后,不少殷遗贵族迁居,他们并未沦为奴隶,而仍保留本人的田宅,领地并臣属。殷遗多士是殷八师的成员,在日常平凡也连结戎行的编制与批示系统,例如师旂是右军的主将,手下有若干必需从征的众仆。这支殷遗的戎行在周人高级将领(如白懋父)的率领下,经常加入周王在东方与南方的征讨。由周初到西周晚期,时见记录。(许倬云:《西周史》第121一122页)。

  先辈总比后进要文明,为什么反而是先辈于礼乐的是野人,后进于礼乐的反是君子?这只要从族的关系上来注释,才能注释的通。殷人比周人是先辈的,但商被灭后,殷周两族配合构成新的国度,周人聚族而居在国中,殷人则聚族而居在野。先辈于礼乐的殷人成了野人了,后进于礼乐的周人反成了君子了!所谓君子,不是从道德质量上说的,是从政治地位来说的。周人是统治者,是抽剥者,称为君子。这就是孟子所说,“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同上)野人就是殷人。(近代学者谈商周两族关系的文章,起首当推傅斯年先生的《周东封与殷遗民》,见识方研究院汗青言语研究所《集刊》第四本第三分册)。

  王曰:告尔殷多士,今予惟不尔杀,予惟时命有申。今朕作大邑于兹洛,予惟四方罔攸宾,亦惟尔多士攸服驰驱臣我多逊。尔乃另有尔土,尔乃尚宁幹止。尔克敬,天惟畀矜尔;尔不克敬,尔不啻不有尔士,予亦致天之罚于尔躬。今尔惟时宅尔邑,继尔居,尔厥有幹丰年于兹洛。尔小子乃兴,从尔迁。”

  商族贵族不只维持着他们的贵族地位,并且保有地盘,保有本人的栖身地域,“尔乃另有尔土”,“今尔惟时宅尔邑,继尔居”,并且他们氏族部落组织也未被打破,商贵族还连结着他们氏族长、部落长的地位,仍办理本族的事,“自作不和,尔维和哉”!他们的原有社会布局没有改变。

  “郑司农云:谓国中至百里郊也。玄谓其地则距王城百里内也。言掌周中,此主国中狱也。六乡之狱在国中。”

  为了统治泛博东方,周人采纳了两项办法。一是在洛邑(今河南洛阳)成立了一个京邑,称作成周,作为节制东方的焦点;二是派姬、姜两族的贵族后辈率领他们的家族到东方去成立国度,作为周的屏藩。这就是文献中所说的“受民受疆土”。据史乘记录,周初派到东方去成立的国度有七十一国,此中姬姓国有五十三个,姜姓国也不少。这些分建的国度中,在东方居主要地位的有鲁、卫、齐等国。鲁的封地原在今河南鲁山,带,后来迁到奄,今山东曲阜;卫的封地,是殷商京畿,即所谓殷墟,在今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齐原在今河南中部,后迁临淄,在今山东东部(参看傅斯年先生《大东小东说——兼论鲁、燕、齐初封在成周东南后乃东迁》,见识方研究院汗青言语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册)。别的,封唐叔于唐,在今山西汾水流域,后来成为春秋期间的大国——晋国。

  凡是我们是把周王朝和诸侯都城作为国度来对待的。从以上材料的阐发来看,我们看到这时的国度是在部落的不服等连系的根本上成立起来的,是在部落对部落的降服的根本上成立起来的。能够称之为“部落国度”,它是国度构成的初期,是萌芽期间的国度。

  孟子这些话,还把国、野之分和民族关系联系起来了。殷人行的是助法,孟于向滕文公建议请野九一而助,这申明本来野中【28】住的是殷人,国中是周人,两族是各自聚族而居的。再往看看,孔子也谈到野。《论语·先辈》:

  记录他们间关系的文献材料,次要有《尚书》的《多士》、《多方》和《左传》定公四年的一条。别的就是考古金文材料,这些第一手的其时材料,在申明问题时更具有说服力。

  周朝初年,方才灭商之后,两族关系比力严重,降服关系比力强些。到了西周末年和春秋期间,两族和平相处了几百年,联盟的关系就比力显著和凸起了。宣王封他弟弟桓公友于郑时,商周两族的关系已不像周初那么有杀气。郑桓公带着分给他的商人在郑地去成立新国时,商周两族关系已是靠“盟”来维持了。《左传》昭公十六年郑子产对晋韩宣子说:

  这是周王统治下洛邑周商两族的关系。再看分给其他诸侯国的商人和周族的关系。《左传》定公四年载:

  武王伐纣,是以姬、姜两大部落为核心结合四周其他部落对商的和平。《周书·牧誓》载:“王曰:嗟我盟国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这里讲话的对象有四种人:盟国冢君,可理解为联盟各部落的首【20】领;司徒、司马、司空和亚旅、师氏,可理解为王摆布的近臣;千夫长、百夫长,是率领氏族部落成员出征的大大小小的氏族长;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是加入和平的西南地域的少数族。姜族的首领姜尚,被称作师尚父。他是伐纣和平中的次要批示者。《诗·大雅·大明》,此中就有一首是称道姜尚在伐纣和平中的功勋的。

  王曰:多士,昔朕来自奄,予大降尔四国民命,我乃明致天罚,移尔遐逖,比事臣我宗多逊。

  王曰:呜呼!猷,告尔有多方士,暨殷多士,今尔驰驱臣我监五祀,越惟有胥伯小大多正,尔罔不克臬。自作不和,尔惟和哉!尔室不睦,尔惟和哉!尔邑克明,尔惟克勤乃事。尔尚不忌于凶德,亦则以穆穆在乃位,克阅,于乃邑谋介。尔乃自时洛邑,尚永力,畋尔田,天惟畀矜尔,我有周惟其大介赉尔,迪筒在王庭,尚尔事,有服在百僚。”

  考古材料和铜器铭文,更无力的申明周人和殷人以及新开国家本地本来的居民的关系是族与族的结合,各族的族群组织仍然维持不变,各族贵族仍是贵族。许倬云传授对考古金文材料作了很好的归纳综合)。参看许著《西周史》第四章《华夏国度的构成》)。

  召公封于燕,召公能否和伯禽、康叔、唐叔一样分有一部殷人虽然未见诸文献记录,但金文材料却显示,燕国是也有殷人的,殷的贵族也加入和平,接管赏赐。北京近郊昌平白浮村出土【26】有西周木槨墓,是西周初期的墓葬。房山琉璃河黄土坡西周墓葬出土有匽侯赏赐的若干铜器。带有匽侯字样的铜器,也出土于大凌河道域。杜正胜按照出土诸器铭文文末的族徽,认为作器者多是殷商旧族。诸器形制斑纹也与殷器相类。铭文中的父母名讳,也常见干支定名,如父乙、父辛、父任、母己,仍沿殷商旧俗。在殷器文公丁簋曾加入征人方之役的●,在北洞出土的◆方鼎铭文里又是燕侯手下的上将了。房山琉璃河黄土坡出土的復尊铭文:“匽侯赏復冂衣、臣妾、贝,用作父乙宝尊彝。”铭未有■族徽。墓中出土随葬品极多,有大量刀兵,并有人殉一人。(琉璃河考古工作队:《北京附近发觉的西周奴隶殉葬墓》,见《考古》1974年第5期)。杜正胜按照这一类例证,揣度其时的匽侯手下,有若干东方旧族,从征幽燕,也就葬在北方。这些人有臣妾之赐,有朋贝之赏,墓葬内容颇为丰硕。殷遗东方旧族在燕国可能仍连结原有的氏族组织。这些在北土的东方旧族与周人配合享有统治者的地位。(杜正胜:《封建与宗法》,1979年《汗青言语研究所集刊》第50本第3分)。许倬云传授戏称周人在各地与殷人旧族和本地土著所成立的关系为“三连系”的政治权力关系。所谓“三连系”是三个族群(周人、殷人、本地土著)的连系。在这个“三连系”关系中,周人的族群取代旧日殷商族群居于次要的地位。周人族群和土著族群的关系,是统治族群与各地土著族群的堆叠关系。不外,许倬云传授虽然也说“周人在北方黄地盘带的劣势虽然是降服”,但却认为“不应当作异民族间的降服与被降服,而是大文化圈内族群间关系的重组合”。我认为仍是把降服的要素放进去好。“三连系”的本身,就是降服的成果。没有降服,周人就不会居于统治地位,殷人也不会主动让位。这种“三连系”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净化的“大文化圈内族群间关系的重组合”,而是通过降服而成立的不服等的族群间的堆叠关系,周人在上,殷人居中,土著居民在最基层。【27】

  周王国和诸侯都城有所谓国、野之分和乡遂轨制。周王有六乡六遂。列国各地有时名称纷歧样,但内容大体是分歧的,一国之内有个内圈和外围的区别。《周礼》和《孟子》书中一些记录,都反映了这种环境。《周礼·小司冠》乡士条:

  这时,距离周初已有几百年,商周两族的关系已相当缓和,商周两族的关系已靠“盟”来维系。这种“盟”的关系,不是新形式的开创,而是旧形式的变相的延续。它是氏族部落联盟期间“联盟”形式的遗存。《春秋·左传》所载,国与国之间,族与族之间,“盟”的关系是不停于书的,这种“盟”都是氏族部落联盟的遗存。

  “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皆什一也。……夫滕壤地褊小,将为君子焉。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请野九一而助,国中什一使自赋。”(《孟子·滕文公上》)

  考古材料也申明这种环境,洛阳东郊周代遗址的残存中有二十几座殷遗民的墓,其版筑、墓制、腰坑、犬骨、陶器、蚌器、画缦等,仍多连结殷俗,挖掘人郭宝钩等认为这种环境反映了殷遗民仍保留畋田继居、自成聚落的景象(郭宝钧等:《一九五二年秋季洛阳东郊挖掘演讲》,见《考古学报》第7期)。

  “惟三月,周公初于新邑洛,用告商王士。王若曰:尔殷遗多士,弗吊,旻天大降丧于殷。我有周佑命,将天明威,致王罚,勑殷命,终究帝。肆尔多士,非我小国敢弋殷命,惟天不畀,允罔固乱,弼我,我其敢求位。……

  商虽被灭,还对周人说旧日商灭夏,曾把夏人“迪简在王庭,有服在百僚”,但愿周人也如许看待殷人。周人也就承诺了殷人的要求,把殷人“迪简在王庭,尚尔事,有服在百僚”。这就是说,商人的贵族仍连结他们的贵族地位。

  西周初年分给唐叔的“怀姓九宗,职官五正”,他们的族长【30】们不断仍是氏族贵族,在春秋初期已和晋国贵族一路加入政治勾当,拥立晋国国君。故事见之《左传》,隐公六年载:“翼九宗五正顷父之子嘉父逆晋侯于随,纳诸鄂,晋人谓之鄂侯。”所谓九宗五正,就是成王封唐叔时的怀姓九宗五正。西周初年分给鲁国的殷人六族,到了春秋孔子时候曾经都成了鲁国的国人。定公六年,鲁国的贵族阳虎“盟公及三桓于周社,友邦人于亳社”。(《左传》定公六年)。周社是周人的社,阳虎盟定公和三家大贵族于周社。亳社是殷人的社,国人是上层自在民。友邦人于亳社,申明阳虎所盟的国人都是殷人,即殷人已是鲁国的国人。

  呜呼!王若曰:……今我何敢多诰,我惟大降尔四国民命,尔曷不忱裕之于尔多方,尔曷不夹介又我周王,享天之命?今尔尚宅尔宅,畋尔田,尔曷不惠王熙天之命?尔乃迪屡不静,尔心未爱,尔乃不大宅天命,尔乃屑播天命,尔乃自作不典,图忱于正。我惟时其教告之,我惟时其战要囚之。至于再,至于三。乃有不消我降尔命,我乃其大罚殛之。非我有周秉德不康宁,乃惟尔自速辜。

  《多士》和《多方》是周公代表周王对迁到洛邑去的殷人的讲话;《左传》定公四年的记录,记的是把殷氏七族、六族、怀姓九宗分给鲁公、康叔和唐叔时的环境。它反映了周人与殷人等被分去的各族的关系。由于对这些材料的理解是有辩论的,最好是多援引几段原文,让读者本人对材料进行阐发,评价别人的理解得出本人的理解。

  能不克不及说,周灭商后,把商人都作成了种族权隶。他们的氏族部落组织未被打破,但他们倒是整个族作了周人的奴隶。只是过了几百年到了春秋期间,他们地位才提高了。我看还欠好如许说,由于若是他们是作了奴隶,那么文献中所载周公对殷多士所说的话,他们能够到周王庭作百僚,他们族内不和由他们本人处置,他们仍是他们的地盘、居邑,便欠好注释。若是说这仍可叫做奴隶,奴隶的意义似乎就要另论了。

  王曰:猷,告尔多士,予惟时其迁居西尔。非我一人奉德不康宁,时惟天命。无违,朕不敢有后,无我怨。惟尔知,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革夏命。今尔又曰:夏迪筒在王庭,有服在百僚。予一人惟听用德,肆予敢求年于天邑【22】商。予惟率肆矜尔,非予罪,时惟天命。

  我把《多士》和《多方》的文字引了这么多,是想使读者能从这里本人想一想商周间的关系。下面先谈谈我的看法。

  “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选建明德,以屏藩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全国,于周为睦。

  被迁到洛邑去的殷人,在“受民受疆土”的形式下被分给列国贵族到东方成立新国的殷商七族、六族、怀姓九宗,以及新国建登时方的原有居民如谢人、百蛮,和周人的关系若何?他们间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2农奴、依靠民和封建主的关系?抑或是其他型的关系?这是理解周初社会性质和国度性质的环节问题。

  分析以上的材料看,无论是周王和洛邑的殷人的关系,仍是鲁公、康叔、唐叔以及其他诸侯国和分给他们的股民六族、七族、怀姓九宗以及土著族的关系,似乎都不像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也不像封建领主和农奴的关系。商、周两族,是各自聚族而居的。一个在内圈,在国中,在近郊区;—个在外圈,在野。两族并不混居。殷人或怀姓九宗的氏族组织并未打破。殷人或怀姓九宗族内的事,仍由这些族的氏族长来办理。殷人、怀姓九宗的氏族贵族,仍是贵族,仍能够“迪简在王庭”,到周王朝去作官。看来,用不服等部落连系的关系来注释商周商族的关系似乎更合适现实些。在古代,氏族部落和氏族部落以不服等的关系连系在一路是常见的。马克思关于古代民族关系的一段话:“部落轨制本身导致区分为高级和初级的氏族——这种不同又因为胜利者与被降服部落夹杂等等而愈加成长。”(《本钱主义出产以前各形态》,1958年人民出书社中文版第8页),很适合我们来理解商周两族的关系。我看,周人和商人、怀姓九宗等被降服的【29】各族的关系,就是这种不服等的部落连系关系。各自的氏族部落体仍然具有,但却因降服关系,以不服等的地位连系在一路。

  武王打败了商王纣,纣身故。但商在东方的势力仍很大。武王让纣子录父、武庚统治东方的商族,并以本人的兄弟管叔、蔡叔、霍叔带兵就近监督,称为“三监”。武王不久死了,弟周公旦摄政。管叔、蔡叔对此不满。武庚乘机和管叔、蔡叔以及东方徐、奄、淮夷等十多个族结合起来否决周。周公二次东征,用了三年多时间才把叛逆平定下去。

  “昔我先君桓公与商人皆出自周,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斩之蓬蒿藜藿而共处之。世有盟誓以相信也,曰:尔勿我叛,我无强贾,毋或匄夺。尔有益市宝贿,我勿与知。特此质誓,故能相保以致于今。”

  鲁公、康叔于殷民六族、七族之外,还有本地的商奄之民,唐叔于怀姓九宗之外还有本地的夏人和戎狄。这些本地的商奄之民和夏人的社会阶段,也不会超出氏族部落阶段。周人来到当前,这些本地人和周人的关系大约也和殷人和周人的关系差不多,仍是部落对部落的关系,分族而居,各管各的事。

  周人把多量殷商遗民迁到洛邑,放在周王间接节制之下。同时,把多量殷人分给到东方开国的姬姜贵族。分给康叔的有殷氏七族,分给鲁的有殷氏六族,分给唐叔的有怀姓九宗。新国所到【21】的处所的原有居民,也成为新国的构成部门。《诗·大雅·崧高》:“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诗·大雅·韩奕》:“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谢人、百蛮,就是本地的原有居民,也都作了新国的一部门。

  王国维认为怀姓九宗是鬼方的姓,怀与隗、槐相通。(《观堂集林》卷十三《鬼方昆夷猃狁考》)

  孟子也谈到国与野,也是把内圈称作国,外圈称作野。滕文公派人问他若何管理滕国,他说:

  殷人和怀姓九宗是一族族的被分出去的。到了新国当前,他们和姬姓氏族贵族帅领的姬姓氏族是各自聚族而居的,因而他们才能“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类丑”,才能别离“啓以商政”和“啓以夏政”。若是不是聚族而居,而是和周人稠浊起来栖身,那么“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类丑”就不成能,也失其意义,也就很难贯彻“啓以商政”和“啓以夏政”了。

  “郑司农云:谓百里外至三百里也。玄谓:其地则距王城百里以外至二百里。言掌四郊者,此主四郊狱也。六遂之狱在四郊。”

  《周礼》一书大约是战国时人编撰的,刘歆大约曾拾掇过,但决不是他伪造的。《周礼》即便是在战国才编撰成书的,此中包罗了一些战国以前的古史材料。

  这里的商人,是作生意的人,从“我无强贾”可知。但他们也是农人,从“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斩之蓬蒿藜藿而共处之”可知。但更主要的是他们是商族人。大约在中国古代,商族人会作生意。《尚书·酒诰》:“肇牵车牛,远服贾,用孝养厥父母。”按:妹土是商之都邑,妹土居民是商族。《酒诰》是对妹土着土偶讲话。此证商人会作生意。商人会作生意,使后世作生意的人就有了商人的名称。不应当把这条材料注释为郑桓公带着作生意的人“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去成立新国,该当理解为桓公带着分给他的商(族)人去成立新国。

  “王来自奄,至于宗周。周公曰:王若曰:猷,告尔四国多方,惟尔殷侯尹民,我惟大降尔命,尔罔不知。……

  《周礼》关于国内区划的记录相当紊乱,于乡遂之外,又有国中、郊、野、都鄙等。但分析起来看,一国之中有个内圈、外圈是分歧的。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